安徽快三网上购买 > 郑州时事 >

1亿安置费遭冻结 河南平顶山宾馆陷改制迷局

  据悉,由于平顶山宾馆近年来经营不善,出现了资不抵债的生存危机。2012年1月,平顶山市政府为了解决这一问题,决定对宾馆进行改制,并成立了改制工作领导小组,随后通过《平顶山日报》向社会发出改制公告。“平顶山宾馆拟通过兼并重组的方式实现改制,欢迎有实力的企业积极参与。”与此同时,还公布了设在河南省建设银行平顶山新城区支行的改制资金专户帐号。

  公告发布后,2012年2月有平顶山隆旭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和河南良基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积极报名参与,并向指定账户打入保证金,但因两家企业所交保证金金额均不足而作废。

  对此,平顶山宾馆负责人张铁成在接受采访时称自己当时还未接手负责人一职,但却对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十分清楚。“由于良基公司存在经营上的问题,资金被当地有关部门冻结,因此平顶山宾馆方面决定不再与其合作,所以现在只能重新开始招投标。”

  2012年3月,再次公告后,有四家企业报名,其中平顶山隆旭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隆旭公司”)、平顶山世纪绿都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绿都公司”)和河南良基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良基公司”)三家企业按规定各向规定账户打入了保证金。

  但在交纳保证金的过程中,却出现了戏剧性的一幕。3月23日,参与竞标的良基公司突然接到通知,“原公告公布的河南省建设银行平顶山新城区支行专用账户作废,需在3月27日17时前将1亿元人民币保证金打入中国银行平顶山建华支行的宾馆改制资金专户,方能取得参与平顶山宾馆改制的竞标权,而且原汇入建行新城区支行的款项只能退回汇入地,不能转汇。”

  由于手续繁杂,良基公司打入的保证金晚到了半天,并由此失去竞标权。但十分蹊跷的是,绿都公司虽是把保证金存入被声称作废的建行新城区支行帐户的却取得了竞标权。

  对此,良基公司负责人刘东邦表示十分意外,严重不服并提出异议。直到在市委、市政府及市纪委派出联合调查组调查此事后,良基公司最终取得了竞标权。但绿都公司负责人侯亚乐在接受采访时则称他们也并没有中标,并且表示这一项目很“复杂”,因此他选择退出并且以后也不会再触碰此项目。

  随后,记者致电平顶山宾馆改制领导小组组长郑茂杰,他以打错电话为由回绝了采访。而隆旭公司负责人范新春的电话则一直无法接通。

  4月19日,在平顶山宾馆改制工作领导小组主持下,平顶山宾馆五届三次全体职工大会召开,对绿都、隆旭和良基公司提出的改制方案进行表决。此次大会参会职工204人,有效表决票203票,其中196票同意良基公司改制方案,7票同意隆旭公司改制方案。最终确定良基公司为参与平顶山宾馆的兼并重组企业。

  4月20日,平顶山宾馆通知良基公司,在7个工作日内按照要求把后续资金打入中国银行平顶山建华支行指定账户。良基公司接到通知,积极筹措资金履约。

  但十分蹊跷的变故随即出现。5月2日,中国银行平顶山建华支行突然接到郑州市公安局的“郑公经冻字【2012】016号冻结存款通知书”,冻结了良基公司打入该行改制专用账户中标后已转变为宾馆职工安置款的资金99,999,980.00元。其原因则是与河南华大投资担保有限公司的借款有关。

  事实上,至2012年3月止,良基公司与华大公司已无任何债务关系。良基公司打入平顶山宾馆改制专用账户的保证金的来源也非常清楚,均与华大公司无关。但原本用于职工安置的1亿资金由此被冻结。“已经3个月了,我们没有得到任何合理的解释。”良基公司负责人刘东邦表示,“很蹊跷的是,资金在在账户上放了几个月都没有冻结,偏偏在这个节点上被冻结了。”。

  对此,有知情人士透露,良基公司横插一杠参与改制是触动了某一落选公司的利益,而该公司的背后则有一张编制得密不透风的网,反复折腾的改制竞标均由此而来。

  但反复的折腾也激怒了平顶山宾馆的300多名员工。就在5月18日的下午,愤怒的员工把市人大门口的建设路堵了个水泄不通。就在6月26日,第三次招标公告出炉,让已经陷入迷局的平顶山宾馆改制更加扑朔迷离。(刘琼)